知识产权证券化正从朦胧中走来

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发布《2019年深化实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加快建设知识产权强国推动计划》,鼓动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探求知识产权证券化,鼓动雄安新区展开知识产权证券化融资。

  知识产权证券化是指以知识产权未来预期收益为支撑,通过发行商场流通证券进行融资的融资方法。相较于传统证券化,知识产权证券化的最大特色在于基础资产不再是什物资产,而是无形的知识产权。

  作为知识产权运营“皇冠上的明珠”,知识产权证券化傲然挺立,已经成为立异主体将无形资产变为看得见的商场收益的绝佳手法之一,可谓可让“皇帝的新装”变现的魔术。

  知识产权证券化,代表着资产证券化的基础资产由什物本钱转向知识本钱。在金融证券范畴,这样的立异探求不乏先例。知识产权证券化公认的最早事情发生在1997年1月:美国闻名摇滚歌星大卫·鲍伊(David Bowie)因为急等钱用,所以通过在美国金融商场出售其音乐作品的版权债券,向社会公众揭露发行了为期10年利率为7.9%的债券,为个人的音乐展开之路搜集资金5500万美元。尔后,知识产权证券化触角逐渐延伸至电影、音乐、专利、商标等范畴。2003年,服饰品牌Guess以14件商标许可运用合同为基础发行了7500万美元的债券,为期8年,由JP摩根证券包销。2005年,哥伦比亚大学与美国闻名生物制药公司Pharma协作,将该公司研制的13种药品专利作为资产池,在本钱商场共筹集资金2.27亿美元。

  2018年12月14日,我国首只知识产权证券化标准化产品“第一创业-文科租赁一期资产支撑专项计划”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成功获批,实现了我国知识产权证券化零的突破。

  在当下风生水起的知识经济时代,我国有多少科技型中小企业拥有丰盛商场价值的知识产权,却苦于融资途径茫然。正因为如此,知识产权证券化这一新生事物破土而出,为知识产权与金融本钱结缘带来无限遥想。

  知识产权证券化受到商场热捧,是因为无形资产的身价与日俱增。无形资产在企业资产价值中的比重在近20年中大约从20%上升到70%左右,知识资产逐渐取代传统的什物资产而成为企业核心竞争力地点。

  从知识产权证券化主体来说,知识产权资产的证券化是一种表外融资,不计入发起人的资产负债表,资产负债表没有压力;还可通过SPV(特殊项目公司)有效地进行风险阻隔,下降投资者风险,从而下降融资本钱。与质押融资等融资方法比较,证券化的融资规划也更大,更有利于专利权人获得足够的资金。

  一同,我国知识产权证券化有着巨大的商场载体。到2018年末,我国国内(不含港澳台)发明专利拥有量共计160.2万件,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抵达11.5件。我国建立知识产权法院后,知识产权的维权状况得到了很大改进,这在客观上对知识产权证券化的展开起到了推动作用。

  但是,时至今日,我国知识产权证券化工作依然处于朦胧的初创阶段,我国知识产权证券化的案例寥若晨星。这是因为,知识产权证券化交易不同于一次性出让,而是要将其所有权拆分为均等比例供投资者认购。但是,与设备、房子、产品等资产不同,知识产权不是一项独立的资产,其价值依附于公司、运营人、运营方法等其他多种要素,不易分拆,而价值点评又不到位。从专利的视点来看,国内每年专利产出数量很大,但实在经得起诉讼和商场查验的优质专利还不太多。这就为知识产权证券化带来必定难度。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